019章 陈家兄妹

小说: 一世兵王 作者: 我本疯狂 更新时间:2017-11-17 13:24:21 字数:2519 阅读进度:19/632

苏妙依回到东海并没有通知父母,并不知道苏文将房门钥匙给了秦风,进门之后,将背包放下,便朝着卫生间走去,准备方便一下

嗯?

苏妙依刚走了两步,猛地看到洗浴间的灯亮着,不由惊得愣在了原地

“怎么了?”

陈静将行李袋放在鞋柜旁,看到苏妙依一脸惊愕的模样,询问了一声,然后快步走了过去,赫然也看到卫生间亮着灯光

“家里来了偷”

经历短暂的惊慌之后,苏妙依冷静了下来,低声道

“偷?”

张欣然原本已经坐在了沙发上,愕然听到这两个字,像是打了鸡血一般,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“那还愣着干什么?赶紧抓偷啊!”

话音落下,她迅速来到苏妙依和陈静身旁,摩拳擦掌,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

她练过跆拳道,如今已是跆拳道黑带,虽然只是一段,但自认为对付一个偷不在话下

“不要冒险,还是去喊保安,同时报警”苏妙依出了自己的意见

“有我和陈静在,哪用得着报警?”张欣然第一时间否决,大有施展身手的意思

“如果是偷的话,不应该待在浴室”

陈静开口了,她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,出了自己的判断

嗯?

愕然听到陈静这么一,无论苏妙依,还是张欣然,都觉得陈静得有理

哗啦——

下一刻,不等陈静和苏妙依有所行动,洗浴间的门应声而开

秦风**着上身,从里面走出

“大……大叔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看到秦风,张欣然一脸惊呼

因为幼年丧母,外加父亲张百雄成天在忙,没时间陪她,她从便和保姆生活在一起,极度缺乏亲情和安全感

昨天在高铁列车上,秦风如同战神一般保护她的一幕,给予了她从未有过的安全感

那一幕,深深镂刻在了她的内心深处!

为此,昨晚和秦风分开后,她便一直在想,这辈子是否还会遇到秦风,以至于晚上都没有睡好

此刻,她突然在这里看到了秦风,怎能不惊讶?!

不光是她,陈静和苏妙依两人也是一脸呆涩

“呃……”

没有回答,秦风愣在了原地

刚才,他在洗澡,听到了外面的动静,甚至听到了三女的交谈声,猜测可能是苏妙依回来了,但他没有想到,张欣然和陈静居然也在

陈猛不止一次给他看陈静的照片,而且陈静的模样没怎么变,而苏妙依和八年前的模样变化也不是特别大,很好辨认

“静,你怎么会和妙依,还有张欣然在一起?”秦风回过神,惊讶地问道

“你……你是风哥?”

陈静和苏妙依两人异口同声,她们都认出了秦风,但又不敢确定

“嗯,等我去穿件衣服”秦风苦笑着摇摇头,然后走向卧室

“你们都认识他?!”

张欣然一脸发懵,满是惊讶地看着苏妙依和陈静

“风哥和我哥是战友,我虽然没见过他本人,但看过他的照片”

陈静率先点头道:“之前,我接到了风哥的电话,约好在东海见面,却没有想到他居然在这里”

“我妈和风哥他妈认识,我俩时候就认识了”苏妙依着,有些好奇地看着张欣然,“倒是欣然你,怎么会认识风哥?”

“我不是给你我这次出去差点被人绑走了吗?就是他救得我!”张欣然解释道,然后莫名地有些兴奋,啧啧道:“不过,我没想到他居然会出现在这里,简直太神奇了!”

“妙依我早上去拜访了苏叔叔,他把房子的钥匙给了我,让我先住在这里”

随着张欣然的话音落下,秦风穿着一件军绿色的t恤从卧室里走出,苦笑着解释道

这一次,苏妙依没有吭声

她的表情有些古怪——苏文知道她大学四年都要住在这里,却让秦风也住在这里,这是什么意思?

“你们怎么会在一起?”

秦风看出了苏妙依的尴尬,也知道苏妙依在尴尬什么,但他更好奇陈静怎么会和苏妙依、张欣然在一起

通过接受审讯和国王酒吧发生的事情,他基本可以肯定张百雄是东海地下世界的大佬,在东海呼风唤雨,连警方都不敢轻易动

身为张百雄的女儿,张欣然的身份地位自然可以用显赫来形容

而苏妙依的身份比起张欣然而言,毫不逊色

苏家虽然是书香门第家庭,但因苏老爷子曾以智囊的身份进入权力核心,外加苏家和秦家是世家,在江南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家族了

苏妙依作为苏文的女儿,即便谈不上皇亲国戚,也绝对算得上大家闺秀了

而陈静是东北某个村子土生土长的孩子

她和苏妙依、张欣然的命运轨迹能够交集在一起,绝对比买彩票中万的概率低!

“是这样的……”

苏妙依将自己与张欣然的关系,如何与陈静相识,以及陈静救她的事迹,全部告诉了秦风

“原来如此”

秦风闻言,暗暗感叹命运之神奇

没娘的孩子早当家

陈猛、陈静兄妹二人有娘,但没爹

准确地,兄妹二人都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

陈猛曾告诉秦风,他母亲怀他的时候,父亲便离开了陈家寨,然后一去不复返,直到现在都没有音讯

一个女人,没有男人,一把屎一把尿将两个孩子拉扯大,需要付出怎样的艰辛?

秦风不知道

他只记得陈猛过,陈猛兄妹从便被寨子里的孩子嘲讽欺负,骂他们是野种,甚至,还有男人甚至调戏陈猛的娘

这一切,直到陈猛长大后,才有所改善

陈猛用他的拳头打倒了一个又一个侮辱他们兄妹二人的同龄人,用菜刀砍跑一个又一个想占他娘便宜的男人

后来,作为家中唯一男人的陈猛去当兵了,陈静和母亲又开始被人欺负了,但好在村子里的人都知道陈猛是个不好惹的主,都不敢太过分,直到那件事情发生

那是一个冬天的夜晚,天黑的格外早,陈静放学之后,在回家的路上,被村里一个喝醉的村痞拽进树林里凌辱

就在那个村痞撕碎陈静的衣服,准备得逞的时候,陈静像是一条遇到熊瞎子的土狗,在绝境中拼命反抗,嘶吼着咬住了那个村痞的喉咙,任由对方捶打,就是不松口,最后硬生生地将村痞的喉咙咬断,令得村痞断气而亡!

那件事情,轰动了整个陈家寨,警察立案调查,陈猛火速从部队赶回

最后,北方军区的某位大佬,亲自为陈猛出面,如果要给陈静定罪,他愿意把官司打到最高首长那里!

那一年,陈静十三岁

那一年,陈猛开始传授陈静军体拳和格斗!

从那之后,陈家寨无人再敢惹陈家母女!

……

……